Ricky Fu

極米今夏有一天在攝影棚幫我和孩子拍了生活照.
1. 他不知道我們連約都不約就爬上樓去
2. 他和我家兩隻小鬼第一次見面; 他們剛回台北學語文, 溝通不力
3. 暑假中的孩子們騎著夾腳拖, 趴唧趴唧, 毫無潤飾 條件很苛.
但見極米操起加司, 那鏡頭便活了起來, 成了極米臉前一隻變色蜥蜴的眼, 精準靈活的瞄著我們. 極米鼓勵我們自由發揮, 他則專心捕捉, 或偶爾替祇會亂踢的驢群出點子. 結果出人意料.
許多影像會燒在印象裡, 幾乎一輩子不磨滅. 但是這些影像多半不是自己.
在極米的捕捉下, 我們多了些不滅的甜美印象, 卻是自己.
希望你有一天也能藉由極米的捕捉, 滿足的帶回家, 那些不滅的自己.

留言

*